一骑寻查腾 探访蒙古国即将消失的神秘驯鹿部落

来源:新旅行

发布时间:2017-11-30 10:16

蒙古国

打开世界地图,蒙古国是被中国和俄罗斯包围的内陆国,在与中国接壤的14个国家中,它与中国的边境线是最长的——4600公里,中俄边境线只有3600公里。除了外蒙和内蒙在文化历史上千丝万缕的联系外,吸引我的还有那里不足400人、神秘的驯鹿部落——查腾人。

蒙古国

蒙古春节与二手越野车

说起蒙古国,不得不提的地方是中国的二连。中蒙之间共有11个边境口岸,目前只有二连浩特——扎蒙乌德口岸常年开放。在扎蒙乌德海关,那些满载着来自中国的水泥及轻工产品的运输车辆,源源不断地排着长队,等待着进入草原的腹地。过了关口,一路向北,就可到达蒙古首都乌兰巴托。

蒙古国

这条大通道(从二连浩特、经乌兰巴托,到达俄罗斯)算是唯一一条正规的柏油路,尽管从额尔登特到木伦市段有多处断裂、部分沙石公路,这已经相当不错了。

蒙古国

根据蒙古国的历法,每年春节与中国相差几天到十几天,今年巧得很,两个国家的春节重叠了。

大年初一,在乌兰巴托街头,位于市中心苏赫巴特尔广场上人不多,这里相当于天安门广场,是以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之一——蒙古人民革命党的苏赫巴特尔的名字命名的。

蒙古国乌兰巴托

乌兰巴托号称“世界越野车博物馆”。稍许观察,不难发现蒙古国“长安街”上跑着的多是日韩系的二手车,据说这里一辆二手陆巡只需人民币16万元。

旧都哈拉和林与库苏古尔

刚过额尔登特(蒙古国最大铜矿所在地)路上的积雪越来越大,气温骤降到-35℃,幸好降雪量只有15厘米,如果再厚一点,草原上的牛羊就无法用蹄子拨开冰雪找到埋在下边的野草了。我们很快到达蒙古国古都哈拉和林。

哈拉和林

哈拉和林,坐落在蒙古中部偏西的地区,这里曾是蒙古帝国的首都,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后,他的第三子窝阔台在此建立新都,成为蒙古帝国繁荣的中心,彪悍的蒙古铁骑就是从这里一路烟尘滚滚、旌旗浩荡开始征服之旅的。

哈拉和林

站在哈拉和林宫遗迹上,看着那些默默无言的石龟、依山而建的额尔登昭城墙,不自觉地勾起历史遐思,尽管天气寒冷,正月里朝圣者依然熙熙攘攘。

乌林大巴

由于雪大,车子艰难地爬行在乌林大巴(大巴意为大山),翻过有经幡的制高点,眼前的景色让人难以置信:原始森林、大片湖水、翻倒在湖水里白云的倒影、山坡上蠕动的牛羊、木头房子……当你试图辨认这个童话世界时,蒙古包、敖包、苏勒德以及用斯拉夫蒙古文提示不要丢垃圾的牌子,提示我:库苏古尔湖到了。

库苏古尔湖

库苏古尔湖,蒙古国第二大湖,库苏古尔湖的冬天最为奇特,湖水会在农历腊月的某夜顷刻之间结冻,湖水在封冻之际,会发出似雷霆滚过、山崩地裂般的轰鸣声,能亲耳聆听这声响的人,被认为是福星高照之人。湖水封冻之后,一团团浓雾从天而降,将苍天和大地融为一体,银白一片。

雪山

“蒙古的瑞士”

蒙古高原其实是个宽泛的概念,它不仅是草原,还有高山、湖泊、河流、湿地、戈壁、沙漠等。

库苏古尔湖

位于蒙古国西北部,世界最大的淡水湖贝加尔湖的姊妹湖——库苏古尔湖及周边地区因风景美丽而被旅行者称为“蒙古的瑞士”,那里生活着查腾人。

查腾人

查腾人以蒙古国第二高峰德力格尔汗山北部的查干诺尔苏木分为:东查腾部落和西查腾部落。查腾族是蒙古人口最少的民族,很可能也是世界上人口最少的民族,总计只有三百多人,约四十多户人家,现在全部居住在蒙古库苏古尔省地区,最早他们从今天的图瓦共和国迁徙而来,并在最偏远、靠近北极的乌兰泰加地区已经顽强地生存了数千年,也是世界上所剩无几的驯鹿游牧部落中的一支。

查腾人

在历史上,他们没有留下什么文字记录,只知道早期归清朝政府管理,蒙古革命后,成为无国籍民族,上世纪三十年代,苏联人曾经要他们加盟,被他们拒绝。查腾部落与我国的鄂伦春、鄂温克民族生产、生活方式相近,以养驯鹿、狩猎、采集为生,居住在用木杆搭建的圆锥形小屋(蒙古语称“奥日其”,类似中国鄂伦春人、鄂温克人居住的”撮罗子”)。

查腾人驯鹿

查腾人现有驯鹿不到一千头,他们居所外边覆盖帆布,部分以兽皮遮盖,类似我国的“撮罗子”,他们吃鹿肉、牛肉,喝用鹿奶熬制的奶茶,穿着类似蒙古人的袍子,信奉萨满教,多数查腾人说突厥语系的图佤语,听不懂蒙古语,生活习惯与国内的蒙古人不同,更类似我国的鄂温克部落。

“撮罗子”

晚上我们就睡在“撮罗子”里。“撮罗子”顶部开口,夜晚的室外气温-50℃,刺骨的寒冷!在羽绒睡袋上盖两层鹿皮,把头蒙上,还是冷,晚上室内外温差不大,这简直是考验人类抗寒的极限!

最后的查腾人

第一天,我被分配到东查腾冬营地主管额布格道尔吉家,这个冬营地是他们冬季的居住地,驯鹿非常怕热,夏天需要迁徙到高地草原上吃草,一共有十多户人,放鹿者都进山了,据说那里没有路,需要骑马或徒步一百多公里,进入俄罗斯图瓦共和国边境。

查腾人

我们走遍了北部山地森林地带,很多人来这个冬营地是来看驯鹿,同时也能给当地人带来一些旅游收入。这是一个令人尴尬的话题,保护传统文化的艰难与依托旅游而获得收入的矛盾让他们纠结。

驯鹿

随着驯鹿种群数量的锐减,查腾人的生存也受到了威胁,现如今只有不到50户查腾家庭在继续着驯养的传统,很多人搬到城里,脱离了游牧生活,但是如果没有了驯鹿,也就没有了查腾部落和他们的文化。

80岁的萨满女巫

第二天我要求住到80岁的彭斯勒玛老人家,与她一起的放鹿者都进山了,为照顾老人,大儿子和二儿子住在邻近。

80岁的萨满女巫

老人很热情,在-50℃环境中穿得依然很少,晚上睡觉时,盖得也不多,也许她有一种力量存在吧。“撮罗子”很小,既有蒙古包的特色,也有查腾人的特色。蓝白色布条的挂饰是查腾萨满的神物。

彭斯勒玛老人打开话匣子,聊起她的部落来。她指着炉火,炉火对于他们是非常神圣的,不能把垃圾丢到火里烧,如果有人不小心把不用的东西往火里一扔,老天爷会降怒到这家人。我问老人,东查腾部落是否还有萨满巫师。没想到彭斯勒玛老人就是“乌德根”,在蒙古语中,男萨满巫师叫“博”,女萨满巫师叫“乌德根”。她说近几年忙于料理驯鹿,很少做法事,人们几乎忘了她的“萨满”身份。

“照顾好养育你的土地”

萨满教是蒙古帝国扩张时期的核心现象。查腾人的萨满教信仰与这片地区上其他部落的萨满信仰有所差别。查腾人的萨满崇拜被认为代表了蒙古游牧民族萨满信仰的古老变体,他们保留了大量的神秘圣典和与日常生活相关的各种专著,包括捕猎、求雨、驱雨等等。

萨满

在蒙古人信仰藏传佛教前,在突厥人信仰伊斯兰教前,西伯利亚的萨满崇拜穿过千年积雪留存到现在。在冬营地的第三个夜晚,我和额尔登巴亚尔在森林里兴奋地观看了萨满女巫的呼神仪式,长长久久的魂灵之声呼啸在西伯利亚的丛林上空,好像回到了突厥人和蒙古人的最初年月。

彭斯勒玛老人

第二天一早晴空万里,彭斯勒玛老人心情很好,主动邀请我到放鹿点,让我去拍摄她心爱的吉祥白鹿(驯鹿多为灰色或棕色,白色极为罕见),老人说白色的驯鹿神圣而又神秘,能带来好运。

老人的孙子淘气,用鞭子抽打驯鹿,老人心疼地指责,额尔登巴亚尔忽然问她:对年轻人有什么要说。她沉思良久,说:“尊重自然,因为你就是自然!照顾好给你水喝的小溪、大河,照顾好让你呼吸的空气,照顾好养育你的土地!”

★ Voyage 推荐★

如何到达

从中国边境口岸二连浩特出发,开往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一路向北,经过蒙古国第三大城市额尔顿特(Erdenet),路过古都哈拉和林,进入木伦(Murun)后,到达在蒙俄边境上、贝加尔湖西南的库苏古尔湖地区,那里住着的查腾族,蒙古语称作Цаатан,也就是Tsaatan,他们自称杜科哈人(Dukha)。

蒙古国美食

石头烤全羊、羊肉包子、蒙古酒、肉肠,蔬菜较贵,一颗生菜2000图格里克,合人民币7元。

驯鹿以及驯养者分布

在西伯利亚(俄罗斯部分)、北欧、蒙古国以及中国的小部分地区,由于驯鹿对食物十分挑剔,所以只有有鲜苔藓地区适合它们生存。

撰文、摄影|蒙古行者

插画|温玉倩


[编辑:刘婷]  

关于我们 | 株洲市广播电视台 | 广告报价 | 人才招聘 | 联系方式 | 邮箱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泰山路658号传媒大厦 官方热线:0731-28663063
Copyright (C)2010-2014 zzbt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株洲传媒网版权所有
株洲地区第一视听综合门户网 株洲市广播电视台主办
湘ICP备1002283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810495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