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视
听广播
没有书店的城市是荒凉的 会玩的人都去书店打卡了

来源:凤凰网旅游

发布时间:2018-04-12 10:09

3月22日,由高晓松出任馆长的晓书馆在杭州良渚文化艺术中心开馆。晓书馆不仅是一家面向大众免费开放的公益图书馆,精选5万册高可读性图书,书店所在地更是由世界级建筑大神安藤忠雄设计的杭州著名文化地标。为了给读者营造一个安静宽敞的读书氛围,书馆“任性”到每天只接待300人。一时间,这座在樱花包围下的晓书馆美照便传遍了社交网络,同时再度引燃人们对于城市书店的关注。

从过去书店的兴起到几经消亡的阵痛,再至今日新式书店在各地开花,书店之于一座城市,如同灵魂之于一具躯壳。一座没有书店的城市是荒凉的,一座没有阅读氛围的城市也必将是乏味的。今天,凤凰网旅游将带着大家走入城市书店的世界,看看那些逆潮而上的书店品牌,以及中国各地那些值得一去的“地标书店”。

全球知名的生活格调杂志《Monocle》在其最新的“25个全球最宜居城市排行榜”中,将日本东京列为第一。在众多评测指标中,“书店”作为其中有一项指标,格外引人注目。东京拥有1300家独立书店,比第二名到第十名的城市加起来还要多。第二名的柏林只有222家,中国唯一上榜的城市香港,也只有58家。

书店

在我国的《宜居城市科学评价标准》中,就包含“城市特色和刻意向性”一栏。彰显城市特色,避免千城一面固然不能仅靠书店来完成,但书店却可以成为城市里的独特风景。虽不能成为城市是否宜居的绝对标准,可是书店已然成为衡量一座城市的指标之一。

书店

“为了一座书店,爱上一座城市”正成为一种趋势,吸引着旅游者们前往各个目的地,人们在享受观光购物、美食美酒、休闲度假等旅游体验的背后,开始追求更深层次的文化洗礼。那么旅行路上,究竟有哪些不可错过的书店,让你得以与一座城市进行一次灵魂的谈话呢?

书店——城市之光

一间书店对于一座城市、甚至于一个国家的文学和文化发展,都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在美国旧金山,闻名世界的城市之光(City Lights Bookstore)书店于1953年创办。彼时,“垮掉的一代”文化运动正在崛起,书店下属的出版社陆续出版各种书籍,将文化运动推向高潮。1988年,旧金山市政府通过了城市之光的提案。某种意义上,城市之光书店甚至是五十年代美国某种精神的标志,与整个时代产生联系。

书店

在中国,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以邹韬奋为代表的一批爱国人士创办了生活书店、读书出版社和新知书店,这也是如今三联书店的前身。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在当时出版了大量进步图书和报刊,宣传先进理论,传播科学文化,扛起推动民族解放和人民民主的大旗。

书店

及至今日,现代化的城市和人类生活依旧需要书店。知名作家龙应台说过:“一个城市是需要有‘公共客厅’来作为一个荒凉大城市里的温暖小据点的……其中书店是最重要的公共客厅。”否则,这座城市便没了文化认同感。

中国传媒大学丁俊杰教授认为“有什么样的书店就有什么样的城市”,如今,书店已不仅是衡量城市的一种标准,更能看出这座城市对文化尊重的程度和态度,彰显城市的性格。

中国书店简史

在我国,最早关于书店的记载可以追溯至西汉的《法言·吾子》,其中如此描述道:“好书,而不要诸仲尼,书肆也。”彼时书店的形态虽只是简单的书肆,但确实已经产生了书籍买卖活动。此后历经各个朝代,书店先后以书林、书铺、书棚、书堂、书屋、书局等形式存在。

19世纪后,近代资本主义经营方式的出版业开始在中国出现,此时的书店通常还兼营图书出版和发行。1937年4月24日,第一家新华书店在延安清凉山诞生,作为国家的官方书店,在20世纪,新华书店成为国内书店第一,也是全国覆盖率最广的书店。

书店

进入80、90年代,除了新华书店这类国营书店之外,非国营、个体书店开始迅速发展起来。其中,1996年于南京创立的先锋书店便是代表之一。这些风格化的书店因地域、运营者喜好等各方面的不同显示出鲜明的特色,甚至成为一座城市的名片。

历史的车轮继续向前,1997年中国第一家面向世界的网上书店——中国现代书店(亚太网络)正式开业运营。随着新世纪的到来,互联网全方位地渗透至人们的日常生活,网上书店、电子书等新形态的出现,传统书店遭受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仅2007年到2009年,中国民营书店就减少了上万家,其中不乏晓风书屋、光合作用等品牌书店。

书店

书店振兴计划

面对网络书店的冲击,实体书店一度生意惨淡。经历低谷之后,在扶持政策支持下,一些实体书店开始寻求新的经营模式,增加服务功能。2013年,中央财政开展实体书店扶持试点,实行图书批发和零售免增值税等政策。实体书店的复苏,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尤为明显。

书店

2013年以来,面对实体书店倒闭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协调财政部、发改委、国家税务总局等部门,持续推出扶持政策。据统计,仅图书批发零售环节5年免征增值税,每年就为书店减免税负50多亿元;财政部5年累计安排实体书店奖励资金达6.7亿元。

地方政府的支持力度也在加大。2016年,北京市拿出1800万元扶持资金支持71家实体书店发展。上海从2012年至2016年累计已投入6000万元资金扶持实体书店。近两年,四川省成都市共投入1158万元对41家实体书店进行了奖励扶持,遂宁市在新建文化中心提供最好场地并免征3年房租让实体书店进驻。截至目前,全国已有25个省(区、市)出台了扶持实体书店发展的实施意见。

书店

商业地产引入书店也是这一轮书店复苏的另一个重要动力。以往,中小型的独立书店、民营书店往往选择房租较便宜的地段,很少会开在大型商城里。但2016年全国新开业的465个购物中心里,有30余家引入书店,并为之提供房租减免、装修补贴等优惠政策。

新时代的崛起

互联网等新事物的冲击,加上各地相继出台的扶持政策,“在困境之中求生存”成为近年来实体书店行业中老生常谈的话题。于是,人们看到不少阵痛后的实体书店,开始以全新的阅读空间亮相,图书加上文创产品的销售、配备咖啡和简餐的书吧成为如今许多实体书店的固定自救模式。

书店

但是当此类“能喝咖啡的书店”扎堆出现后,公众对其产生审美疲劳只是时间的问题。此时,诸如北京的单向街、上海钟书阁等“地标性书店”相继出现,实体书店正逐渐成为一座城市的旅游目的地,呈现并提升一座城市的文化内涵,迎来了新时代的崛起。

逆潮而上的品牌书店

Pageone

三里屯琳琅满目的潮流文化和时髦酒吧为北京这个国际化的都市源源不断地输送活力,直到有一天,疲于购物的年轻人们突然发现,色彩斑斓的建筑里竟然找不到一家书店。Pageone适时地出现了。在三里屯酒吧街对面,一座木质建筑成了闹市里精神驿站。

书店

三里屯的设计师隈研吾先生的设计理念强调自然及以人为主,Pageone很好地诠释了这样的概念,木屋建筑有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三里屯书店分为上下两层,共1500平米。上下两层之间用宽敞的木制楼梯连接,楼梯旁的巨大书架上也摆满了书籍,许多顾客就这样坐在楼梯一角随性读起来。

书店

为了给读者更多的阅读体验,书店里无论多贵重的书都至少有一本已拆封的可供试读。每天从早上开始,就有读者倚靠在落地窗边,在阳光绿荫的环抱下品味书籍。

代表地:北京、杭州、深圳

单向街

2005年,包括许知远、吴晓波在内的13位知名媒体人筹资创办了单向街,创立的目的简单而明确:通过书籍、谈话、影像、思想,构建起一个小小的公共空间,给读者、尤其是年轻人提供一个相互探讨问题的平台。

书店

最开始的店面在北京圆明园的偏僻角落,除了熟人之外几乎无人光顾。2009年,单向街走出圆明园,搬到东边的蓝色港湾,作为北京公共生活中一个独立而清新的声音继续存在。依然是纯白色的设计风格,但不仅是书店,更是一间咖啡馆,一所出版机构和一个文化沙龙主办方。在蓝色港湾的三年之中,单向街举办了每周一场到数场累计数百场高品质的文化沙龙,数万名听众聚集在此处,用心参与,沉静思索,直言不讳。

书店

就在单向街的蓝色港湾店即将停业的一周前,台湾作家舒国治参加了单向街的沙龙与读者见面,在听说这家书店又将因为租金高涨而搬迁的消息后,他在留言本上默默留下几个字:“好书店,不畏流浪。”

书店

2014年6月,单向街图书馆更名为“单向空间”,在花家地旗舰店开张的同时推出了一系列以“单”命名的产品,包括旗舰品牌的沙龙活动“单谈”、倡导美食文化的品牌“单厨”,还有涉及出版领域的图书品牌“单读”和原创的设计品牌“单选”。如联合创始人、作家许知远所说,互联网和社交媒体重塑了整套理解世界的方法,而单向街也开启了重塑之旅:它变得更加立体,实现了听觉、视觉、触觉、味觉的全方位阅读。

代表地:北京

先锋书店

南京是一座处处充满人文精神和书香的城市。先锋书店便是南京人尽皆知的文化名片,其五台山总店多次被国内外媒体评为“最美书店”。建筑、人文、诗意之美在这里融合,为热爱文学艺术的人们提供精神家园。

书店

除此之外,在总统府,在美龄宫,在中山陵,都可以找到先锋书店的身影,为风尘仆仆的旅人提供精神驿站。

书店

代表地:南京、无锡

诚品书店

诚品书店创办于1989年,位于台北的敦南店是诚品系列的第一家书店。这间占地1.7万平方米的书店,自1999年起便24小时不打烊,为人们提供一个深夜徜徉书海的绝佳场所。如今的诚品书店已不仅仅是简单的书屋,穿插其间的是各种美食咖啡吧,甚至有商业街、剧院以及音乐表演舞台,供人们小憩或交朋会友。也是人们来到台湾必去的地标性“景观”。

书店

代表地:台湾、香港、苏州

言几又

2014年,由“今日阅读”华丽变身而来的“言几又”书店,正式进驻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这间与众不同的书店集合图书、咖啡、创意文化与艺术市集于一身,打通了产品与公共活动的空间区隔,形成了一处可以拥有综合体验的城市文化空间。

书店

店名“言几又”取意繁体“設”字,“言”,即言之有物,观念互通;“几”,代表生活;“又”,存在即合理,创想无界限,代表着多种可能。这里既是书店、咖啡厅、艺术画廊、文创生活馆,也是一处隐于城市中的创意孵化地。人们不仅仅在这里读书,也在其中享受到艺术和创作的快乐,不同的创意语言在这个空间产生碰撞,形成了一个多元文艺乐园。

代表地:北京、成都

城市“地标书店”

如今,不少城市纷纷涌现出堪比景点的“地标书店”,古语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今天,那些独具特色的书店也可以成为出行路上不可错过的风景。

北京:篱苑书店

篱苑书屋坐落在京郊怀柔小镇的群山旁,有着“中国最美山野书店”的称号。这家书店也是一座图书馆,外观看起来其貌不扬,称它为“小隐于野”的隐者也不为过。书屋由4万余根柴火棍建成,所处基地背山面水,景色清幽,给人以一派自然的松散气息。

书店

书屋内部以原木和竹子做建筑,风格颇为清雅静谧,室内采光完全依靠阳光透过柴火棒缝隙,洒满整个空间,完全融入自然之中,给阅读者带来书籍的乐趣和被大自然包围的双重享受。

书店

地址:北京市怀柔区雁栖镇智慧谷过桥东50米

秦皇岛:三联海边公益图书馆

在秦皇岛的海边,有一座面朝大海的图书馆,独自伫立在空旷的沙滩,恍若世界的尽头,因此也被人们称为“中国最孤独的图书馆”。这里没有车道和捷径,人们需要光着脚踏着沙,一步一个脚印,走上几百米才能抵达。它在开放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已获得海内外多个设计奖项,图书馆内,随着日光的变化,会有不同角度的光从建筑上不同的小孔中投射进来,形成不同的光影效果。

书店

在孤独图书馆阅读时,读者会变得不再孤独。图书馆外,海沙筑岸,海风挡尘,海浪细语,海鸟鸣唱;图书馆内,读者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如同一块沙滩上的石头,孤单又不失温柔。

书店

地址: 河北省北戴河黄金海岸工业园区金海南路7号

上海:钟书阁

如今的钟书阁,是人民日报曾经报道的“上海最美书店”,也因此让它成为上海独一无二的文化地标。虽然置于繁华商厦中,但钟书阁依然保持着书香品茗之地的调性。

书店

长廊书架旁的一列长凳,早已被爱书之人占满,他们只是静静地阅读。钟书阁内少了其他独立书店只为标新立异的浮夸装潢,多了几分闹市取静的沉稳。或许在上海这座繁忙的都市中,人们时常会渴望有一个安静的场所可以安放心灵,而这里正是一处让身心得到解放的天堂。

书店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三新北路900弄泰晤士小镇930号

杭州:晓书馆

3月22日,晓书馆在杭州良渚文化艺术中心开馆,高晓松担任“高馆长”,因为造型奇特,被人亲切地称为“大屋顶”。这里春季樱花开遍,草色晴翠,绿水环绕,浓厚的文艺氛围,优质的阅读社群,使得晓书馆不仅成为一个全国性的文艺地标,更是一处回归阅读本身的场所,一个好的沟通对话的空间。

书店

晓书馆内部分上下两层,按照天堂图书馆的模样,十多个原木色书架高耸入屋顶,书山书海的幸福感扑面而来,书山书海里,早已预留好了大量阅读座椅,供读者徜徉在书海间。图书馆里书香静谧,落地窗外花开花落,置身其中,恍惚有种回到大学校园时光的感觉。

书店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良渚文化村良渚文化艺术中心

福州:大梦书屋

建于鼓岭之上的大梦书屋,号称云上的书屋。斜倚在古香古色走廊木椅上,环顾四周云雾飘渺,宛若藏身于白云深处。“当阅读回归生活,梦便能成为最真的现实”,这是大梦书屋名字的由来,脚踩梦山路,背靠大梦山,一梦心中藏。或许只有“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才能对大梦书屋做出最好的诠释。

书店

书屋内处处透露着文艺的气息,复古的玻璃橱柜、精致的雕花木架、墙上挂着的老照片、一本本精美的书籍……闲暇时光,寻一本好书窝在这里静静阅读,在精神的世界里做上一场“大梦”。  

书店

地址:福州197乡道鼓岭游客中心停车场对面

厦门:不在书店

来到中山公园附近,沿着斗西路一直朝南走,一条沥青铺就的巷陌街道,高低错落的中西合璧南洋风格老别墅此起彼伏地坐落在路两旁。走到华新路十三号,一个独栋别墅藏身在红花绿植丛中,而不在书店就藏身在这栋老房子内。书店招牌并不醒目,泛白的牌子上写着它涵盖的元素:图书、花房、咖啡、简餐、民谣、肖像,这也意味着这是一件复合型的空间,图书只是它的一部分,但是是在第一位的。

书店

穿过种着三角梅的院子,西式拱顶,房间很方正,窗户高高大大,阳光透过白纱窗帘照射进来,洒在地板上,又投在慵懒窝在沙发的黄色大猫身上。在鼓浪屿人满为患的今天,华新路的老别墅区尚难能可贵地保留着一份静谧,在厦门这块诗意的角落,不在书店一直幽然地在那里。

书店

地址:厦门市思明区华新路13号花园别墅

重庆:南之山书店

在重庆南山的半山腰上,南之山书店就这样静静伫立,位置有点偏,长长的盘山公路蜿蜒盘旋,转弯之后便能看见。独栋别墅式的风格,给人一种隐居深山的清幽之感。整个书店走极简风,以灰色和白色为主。书店左侧是书架,右侧是阅览区,中间由一条工业风的狭长走廊连接,铁网形成自然的隔断,拿着书从走廊穿过,好像进入了另一个次元。

书店

坐在窗边,看看书,看看景,发发呆,晒晒太阳,任君选择。通透明亮的落地窗,窗外树木郁郁葱葱,除了手边的好书好茶,满目苍翠同样让人身心愉悦、畅快。原木色的地板,皮质的沙发,窝在这里一整天都没问题。

书店

地址:重庆市南岸区南山公园北路128号

未来书店的发展

“书店不是装饰城市的幻梦,而是每一个灵魂的归处。”一家书店之于一座城市的意义远不止于一个买卖书籍的地方,也不仅是一个建筑,它们更是一个文化和生活方式的空间。作为文化强国重要载体的实体书店应如何适应时代变化,历久弥新,不仅是决策者、经营者需要思考的课题,更是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公众应该共同参与讨论的议题。

塑造书店品牌

书店想要更好地发展,应当梳理其与城市文化的关系,明确书店定位及目标市场,有针对性地塑造、传播书店品牌和形象,积累品牌认知,打造文化IP。

比如东京著名的茑屋书店将受众定位于出生于50、60年代的日本“熟年人”阶层,他们的年轻时代正好是日本经济的腾飞时期,如今保持着中产的生活情趣和较高的审美需求。从而与众多书店的“年轻范儿”区别开,跳离同质化竞争格局,也让人们对于茑屋提倡的生活方式更为明确,并在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书店

如今,在各大热门东京旅游攻略里,都会将茑屋书店列为推荐景点,甚至成了游客们东京必去的打卡签到地,“茑屋”已然成了一种文化与品位的标榜。

强化书店的传播属性

书店不止是一处买书看书的地方,它本身也可以成为传播的工具。比如书店的设计应与城市的整体风格保持一致,并以城市特色来凸显书店的特色,从而成为城市形象的传播平台。如今备受追捧的各大特色书店,大都体现了这一特点。独具心意的设计,也让这类书店得以成为一座城市的地标。

书店

同时,书店还应该顺应时代发展,做足亮点传播。比如著名的英国小镇海伊,便以一次“小镇选国王”的策划传播当地的旧书推广活动,形成传播宝典,让此处摇身一变成为“天下旧书之都”。

注重读者体验

一间好的书店,必然可以和人产生联系,二者应该达成一种舒适、友好的关系状态。比如店内书架装置不需太过拘谨,可以错落有致,让读者有回到家里的感觉,在富有设计感的空间里,提升读者的阅读体验。

书店

如今,实体书店自身也在思考创新和转变经营模式,强化卖场体验,构建会员体系,加强顾客服务响应,跟进读者阅读习惯,开发读者体验的多元商品等等,这些已成为实体书店的创新之举。对新业态有较清晰地认知,对读者群的需求有更加细化地分析与服务等等,是实体书店应该努力的方向。

与城市建立联系

书店赋予一个城市文化的重要性已毋需多言,想要与城市建立联系,可以考虑将书店打造成一个共享空间,不定期在这里举办文化活动。书店可以变成开放的广场,城市里的文化爱好者总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愿意参与的主题。通过买书、看书、线下交流与互动,提供给人们一个思想交换的场所,拓展自己的思想。


[编辑:liuting]  

关于我们 | 株洲市广播电视台 | 广告报价 | 人才招聘 | 联系方式 | 邮箱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泰山路658号传媒大厦 官方热线:0731-28663063
Copyright (C)2010-2014 zzbt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株洲传媒网版权所有
株洲地区第一视听综合门户网 株洲市广播电视台主办
湘ICP备1002283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810495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